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933是一个,被人做掉丢在过道曝尸个把礼拜都不会发觉的真·屠宰场。

据上司说,这过道的本职工作是那些待宰的家畜= =
DSC044761.jpg
感谢偶遇的外国摄影叔叔提供片源~><
如此诡异的地方适合和百合友互掀裙角,适合偷窥伪娘的吊袜带,就是不适合搞同人展。
……NND,劳资以后再也不穿高跟去肉搏了苦所![说起来那顶多算暖身吧= =]

是说,萌神小冰吾爱死乃了>3<

下周继续扑倒扑倒扑倒~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恭喜M娘爬墙!244比乃儿子好吃得多哟☆

◎一直觉得树立于心的是嬉皮士精神而不是伪得要死的雅皮囊子,却发现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在为雅皮之路做准备。
于是此刻觉得人参的就像乖乖躺平后,上头摆满了数不尽的杯具和餐具。
——摘自全球通[停顿]史·蛋疼本纪

◎“吾心里多愁善感的小诗人死掉了。”
——“因为他改行当下品的吐槽星人去了。”

◎“劳资怎么可以住在一个勤劳成疾的国度?!”
——“是啊,所以珍惜当下且在魔都安居乐业吧。”

◎变态心理学昨天开课。第一个主题是:“攻击性强往往都源于内心的自卑和恐惧,……”
虚心抄写中。

◎相信吾,把自己看做最后一个高贵莫西干人孤寂地为自由而战——这样的事吾辈早在16岁就已经做过了,在18岁就已经反省过了,当下吾辈只剩笑而不语的份了。

◎姚丽英老师,我错了。
您五年前真应该一巴掌抽醒那个不知萨不识萨特还好意思无病呻吟的小bitch吖![跪搓衣板哭]

那泥!昨天魔都有APH日?!

……虽说即使知道吾也懒得去,囧rz|||||||||||

我是自我。那个和我订婚的男人是超我。那个与我纠缠不清的愤世嫉俗青年是本我。
自我说超我想毁掉自我,本我却说是自我在毁掉超我,真正想毁掉自我的,正是超我。“或者说,我们在互相毁灭。”
于是自我这个单独的个体最后不可免俗地加入了社会消费品的洪流。
这是Atwood笔下的玛丽安。
没有拼凑在一起形成完整人格结构的三种人格,被境遇渐渐腐蚀是他们共同的宿命。

我希望生活和小说一样逻辑清晰,井井有条。
我没有许诺我会永远爱你。
我厌倦了。我只想回到之前的普通生活。
请你原谅我,皮埃罗。
这是Godard记事本里的玛丽安。
飘渺的玛丽安,虚化的玛丽安,叫我皮埃罗的玛丽安……好吧我明白,和我相恋的,逃亡的,最后背叛我的……只是我的欲念。

我的叔叔是个老嬉皮。
当我第一次看到Carl,哦上帝啊他可真是个尤物……当然也有缺点,恩……他是个处男。
我们大不列颠有海盗,有呆若木鸡的傻B官员,有大麻,有性散漫,有rock'n'roll——感谢上帝让我生在1960s这个应有尽有的伟大年代。
这是Curtis镜头下的玛丽安。
那个年代你可以像小乔一样说“摇滚是个婊子”,可以像伊万一样钻进马桶捞drug,换了个性别为何不能认可灵与肉双重独立的玛丽安?

三个玛丽安三种选择。选择女权主义复苏,选择毁灭感满载的浪漫,选择直截了当本能行事,在生活像癌细胞那样向你展开数不清的触手时,搞不清自己他妈是谁。选择你的未来,你的生活。但我干嘛要做?

连Atwood奶奶都说,一开始玛丽安做不做选择结局其实没多大区别。
去他的,选择。

柏拉图文它它它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完结掉了一刚||||||||喂喂喂笔者君好歹也得等他们射出一整个大西洋去沾染对方后再腰斩吧OTL[这话好耳熟= =]

得摸结局确实挺具现实意味,两人既没有互相道歉也没有分别为对方改变,反而保持了“你好,再见面亦是炮友”的原有状态=U=←这难道不是真·米·英么!

笔者说,它真的完结了,就算有很多事要说,最后源源不绝的只会成为日漫情结或肥剧。

确实呢。情欲比什么都单纯。与其在考据与脑补中论证米英究竟是貌合神离还是翻云覆雨,不如就此将它淡化,留下传说去无声地诉说——对于国拟,每个CP都能如此。

再来是BGM脑补。Ballad of Maxwell Demon,配上被鸟爷称做“风情万种围观皆湿”的吧台之吻——那种让你情不自禁淫浸其中的、嗑了药般的迷幻感——哦你知道你对男人产生的效应,你嘴唇的曲线将改变历史,你妖娆的挥着手说再见……霎时间你忘记了这是场博弈去他的理智沦陷就他妈这回事。

Hot One则不同于前者,这是一首目的清晰、旨在挑逗的曲子——用来配眉毛的钢管舞秀再适合不过了。Instrumental的三音回旋从他抵在舌尖的后元音流淌着,烟酒熏染过的嗓音抚过不可一世的眼睛和扭动着的腰肢……看看UK版的QAF就知道有没有夸大其词了哟。惊为天人呐。

见图=U=

www.jpg


比魔都EXPO的蓝色小套套要猛多了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