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看完《归于尘土》后觉得,BW的口味其实指向性挺强的(?!
极简色彩的对白+沉默的神运用+始终兜圈子不触及核心的主角+最后堪比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那种神经质般的爆发力,当然还有不可或缺的,荒诞的诗意。

陀氏→契诃夫→品特,真遗憾搜狗输入法里找不到合适的符号来表现这种循序渐进又相互融汇的状态w

◎其实我不太喜欢JM·库切,也不太喜欢同为水瓶座,又同样拿了Nobel的莫言。
他们都太过冷冽。碎梦大师作家里头有千千万万,偏偏他俩是我最不喜欢的一类。

◎心中的三个天才,普鲁斯特,乔伊斯,纳博科夫,三位时间的环形监狱的越狱者。
对于记忆,有人选择封在泛黄的书页里;有人最终隐入整个城的轮廓内,也有人用网将其一个个捕获囊中,再钉于水晶棺之中。
但无论哪种,只要你拨开案头略厚的蛛网,再漫不经心地翻开它————
卡可镇的教堂再次覆满常春藤。
暗淡的雪花会抚平爱尔兰的皱纹和伤口。
闪蓝色的蝴蝶一瞬间被新鲜空气吻醒,扑腾着双翼飞走了。你没来得及看清楚它们背上的图腾。

记忆流淌着。流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