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1885316391.jpg
↑有撒好说的。
两个男人一条狗,纵横纽约好基友(ry

结论1:诺兰出品,必腐,何况这剧的走向是一周一话的batman

结论2:吾又喜闻乐见的控上了叔,这次还是double

结论3:PARTNER,世上最能让吾脊髓震颤的名词没有之一。
◎看完《归于尘土》后觉得,BW的口味其实指向性挺强的(?!
极简色彩的对白+沉默的神运用+始终兜圈子不触及核心的主角+最后堪比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那种神经质般的爆发力,当然还有不可或缺的,荒诞的诗意。

陀氏→契诃夫→品特,真遗憾搜狗输入法里找不到合适的符号来表现这种循序渐进又相互融汇的状态w

◎其实我不太喜欢JM·库切,也不太喜欢同为水瓶座,又同样拿了Nobel的莫言。
他们都太过冷冽。碎梦大师作家里头有千千万万,偏偏他俩是我最不喜欢的一类。

◎心中的三个天才,普鲁斯特,乔伊斯,纳博科夫,三位时间的环形监狱的越狱者。
对于记忆,有人选择封在泛黄的书页里;有人最终隐入整个城的轮廓内,也有人用网将其一个个捕获囊中,再钉于水晶棺之中。
但无论哪种,只要你拨开案头略厚的蛛网,再漫不经心地翻开它————
卡可镇的教堂再次覆满常春藤。
暗淡的雪花会抚平爱尔兰的皱纹和伤口。
闪蓝色的蝴蝶一瞬间被新鲜空气吻醒,扑腾着双翼飞走了。你没来得及看清楚它们背上的图腾。

记忆流淌着。流淌。
过日子就像撕日历,管它黄道吉日还是诸事不宜,撕一张是一张,而且只会越变越薄!
——by前辈
这样到了钟塔上すれ違い那一幕,就算双眼模糊,看不清BW眼中的眷恋与决绝,最后一章的情节依旧能悄悄地蜿蜒开来再汇集到一起,无声地在心中流淌着——

「昨天在塔楼的瞭望台上,日落时分。纯粹是碰巧你没有先看到我。我一踏上最后几级台阶,就看到一个靠在阳台上的男人的侧影,注视着大海——认出了你漂亮的华达呢大衣和独特的软毡帽。再往前走一步,你就能看到我缩在阴影里。你踱步走到北边——只要朝我的方向一转身就能发现我。我鼓足了所有的勇气尽量多看看你——一分钟?——然后退回来,匆匆下了楼。别生气。非常感谢你不辞辛苦地来找我。
 我先看到你也并不完全是碰巧,并不是。世界是出皮影戏,一出歌剧,写在这些剧本里的东西都被放大了。不要对我扮演的角色太生气了。健康的人无法理解被掏空了的、不完整的人。你会竭力列出所有活下去的理由,但是我在这个夏天刚开始的时候,就把它们丢在维多利亚车站了。
 我不知道它从哪里来的。醒着的梦。再也写不出有它百分之一好的东西了。希望我这是在说大话,但是我没有。《云图六重奏》承载着我的生命,是我的生命,现在我是消散于大气中的烟花;但至少我曾经是烟花。人真是可恨的东西,宁愿成为音符也不愿做一根里面塞着半固体状东西的大管子,过上几十年就滴滴答答漏得再不能用了。
 褪去保姆、学校和国家贴上的一些信念,你会发现一个人内心中永远去不掉的真相。罗马帝国会再次衰落,科尔特斯会再次蹂躏特诺奇提特兰城,尤因会再次远航,艾德里安会再次被轰成碎片,我和你会再次在睡在科西嘉的星空下,我会再次来到布鲁日,再次爱上伊娃,再次失恋,你会再次读到这封信,太阳会再次变得冰冷。尼采的留声机唱片播放结束时,为了无穷无尽的永恒真理,撒旦会再次演奏它。
 时间无法影响这样的安息。我们不会死去很久。一旦我的卢格尔手枪让我得到解脱,我的降生,下一个轮回,就会马上来临。从现在算起,十三年以后我们会再次在格雷欣相遇,再过十年我会回到这间房拿着同一把枪,写着同一封信,我决意要做的事和我的六重奏一样完美。如此美丽,必然在这个寂静的时刻让我感到宽慰。」 
小金人肿莫还不来!!!!!!!!!!!!!
続きを読む
<<前のページ >>次のペー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